七乐彩走势图2000期|彩票二元网七乐彩走势图
您當前位置:首頁->典型案例
梁某鳳等人訴中國人壽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無錫市中心支公司、萬載縣福鴻汽運有限公司等人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
發布部門:審判管理辦公室   發布時間:2019-04-17   閱讀次數:6197


梁某鳳等人訴中國人壽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無錫市中心支公司、萬載縣福鴻汽運有限公司等人

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

——保險車輛經交警部門檢驗不合格不屬于保險免賠事由,保險公司不能據此免責拒賠


 

關鍵詞  

交通事故  車輛檢驗  商業三者險  免賠事由 

 

裁判要點

采用保險人提供的格式條款訂立的保險合同,保險人與投保人、被保險人對合同免責條款有爭議時,適用“有利解釋規則”的前提是按照“通常理解”對合同免責條款予以解釋后,仍然有兩種以上解釋。“通常理解”應是秉承誠實信用原則,根據保險交易目的和保險交易慣例作出的符合保險相對人一般理解能力的理解。由于保險合同沒有對“檢驗不合格”進行明確界定,按照通常理解確有“車輛年檢不合格”和“車輛事故檢驗不合格”兩種不同理解,故應適用“有利解釋規則”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的解釋,保險人不能以保險車輛經交警部門檢驗不合格為由免責拒賠。

 

相關法條

1.《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一條;

2.《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三十條;

3.《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

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

 

案件索引

一審: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法院(2015)茂南法民三初字第1017號民事判決(2016325日)

二審: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粵09民終816號民事裁定(201683日)

重審: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法院(2016)粵0902民初3483號民事判決(20171027日)

 

基本案情

20151011日,黃某輝駕駛贛X號重型自卸貨車(以下簡稱保險車輛)途經茂名市茂南區官渡路與光華路交界交通崗由西往東行駛時,與同方向由龔某麗駕駛的二輪摩托車(搭載乘客梁某鳳、顏某林、顏某晴)發生碰撞,造成顏某林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梁某鳳、龔某麗、顏某晴受傷以及兩車損壞的交通事故。事故發生后,交警部門委托鑒定機構對保險車輛進行檢驗,結論為不合格,遂認定黃某輝駕駛具有安全隱患的機動車上路行駛,駕車在沒有確保安全的情況下通行,負事故主要責任。

福鴻公司系保險車輛的登記車主,為該車向人壽保險無錫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保險車輛行駛證副證載明年檢有效期20156月至20166商業三者險保險條款第六條第(十)項約定,發生保險事故時被保險機動車無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核發的行駛證或號牌,或未按規定檢驗或檢驗不合格的,保險人均不負責賠償。

原告方與福鴻公司認為,保險免責事由“車輛檢驗不合格”指的是年檢不合格。保險車輛是正常年檢車輛,事故發生在年檢有效期內,雖然事故后經交警部門檢驗為不合格,但只要車輛年檢有效期內,保險公司均應承擔保險賠償責任。

人壽保險無錫公司則認為,事故后保險車輛被交警部門認定為檢驗不合格,該事由屬于保險免責事由“車輛檢驗不合格”,保險公司無需承擔商業三者險賠償責任。

 

裁判結果

原告梁某鳳等人訴被告人壽保險無錫公司、福鴻公司等人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法院于2016325日作出(2015)茂南法民三初字第1017號民事判決,判決人壽保險無錫公司商業三者險免賠,超出交強險部分由福鴻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福鴻公司不服判決,向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683日作出(2016)粵09民終816號民事裁定,以原審判決遺漏當事人,程序違法為由,裁定撤銷原判,發回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法院重新審理。20171027日,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法院作出(2016)粵0902民初3483號民事判決,判令人壽保險無錫公司在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責任限額范圍內賠償原告方的全部損失合計499233.8元。

宣判后,人壽保險無錫公司服判不上訴,該判決現已生效。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案涉保險合同合法有效。根據有關法律規定,保險車輛同時投保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的,超出交強險部分應由商業三者險予以賠償。雙方當事人爭議焦點在于事故時保險車輛是正常年檢車輛,但事故后經交警部門委托鑒定機構檢驗為不合格,該情形是否屬于商業三者險免賠事由。商業三者險所附保險條款第六條第(十)項約定,發生保險事故時被保險機動車無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核發的行駛證或號牌,或未按規定檢驗或檢驗不合格的,保險人均不負責賠償。當事人對“車輛檢驗不合格”存在“車輛年檢不合格”和“車輛事故檢驗不合格”兩種不同理解。《保險法》第三十條規定:“采用保險人提供的格式條款訂立的保險合同,對合同條款有爭議的,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保險合同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應當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的解釋。”通常來說,運行車輛處于動態中,車輛在運行過程中機件發生變化是不可避免的,對于已經年檢合格的車輛,保險公司以肇事后經檢驗不合格為理由拒賠,明顯加重了投保人的責任。在整個保險合同并無其他任何條款對“檢驗不合格”進行明確界定的情形下,應適用上述法律條文有關合同條款爭議的處理機制,對爭議條款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的解釋。人壽保險無錫公司以保險車輛在事故時檢驗不合格為由拒絕賠償,其理由不能成立,對于原告方超過交強險責任限額部分的損失,其應在商業三者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

 

案例注解

保險條款的解釋問題,是涉及保險合同糾紛司法實務中經常面對的問題。《合同法》41條“對格式條款的理解發生爭議的,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對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應當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格式條款和非格式條款不一致的,應當采用非格式條款。”《保險法》30條“采用保險人提供的格式條款訂立的保險合同,保險人與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對合同條款有爭議的,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對合同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應當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的解釋。”上述法律條文確立了在以采用保險人提供的格式條款訂立保險合同的情形下,保險人與投保人、被保險人對合同免責條款有爭議時,適用“有利解釋規則”的前提是按照“通常理解”對合同免責條款予以解釋后,仍然有兩種以上解釋。因此,何謂“通常理解”是審理案件的關鍵。

《合同法》第41條是對格式合同條款的一般解釋規則,保險合同屬于合同的一種,當然也應適用該解釋原則。《合同法》第125條第1款則對一般解釋規則作了進一步的規定:“當事人對合同條款的理解有爭議的,應當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詞句、合同的有關條款、合同的目的、交易習慣以及誠實信用原則,確定該條款的真實意思。”因此,通常理解就是按照合同的一般解釋規則來解釋,只有根據通常理解來解釋也無法探究合同目的的時候才適用疑義解釋。在審理涉及保險合同糾紛案件中,法院對爭議合同條款,應按照保險合同的有關詞句、有關條款、合同的目的、交易習慣以及誠實信用原則,并以該格式條款能預定適用的特定或不特定對象的平均的合理理解可能性為判斷基礎,確定該條款的真實意思。

    筆者認為,本案雙方當事人對格式條款的理解發生爭議在于該格式條款中只有保險車輛“檢驗不合格”則保險公司可免責的規定,但對于檢驗的機構、檢驗的標準、檢驗的方法等均不明確。被保險人與保險公司對“事故后交警部門為確定事故責任對保險車輛進行檢驗而認定其不合格”是否屬于免責條款中的“檢驗不合格”有兩種不同的理解:“檢驗不合格”中的檢驗應該指的是年檢時行政部門指定檢測所的檢驗;保險公司則認為交警部門委托有關鑒定機構進行的檢驗就是屬于“檢驗不合格”中檢驗。就本案格式條款“檢驗不合格”而言,按照通常理解確仍會產生的兩種以上解釋,理由在于,第一,“車輛年檢不合格”和“車輛事故檢驗不合格”是兩個不同的概念。車輛年檢是由《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規定按照《機動車運行安全技術條件》定期進行的安全技術檢驗。車輛年檢的目的在于督促加強汽車的維護保養,確保汽車行駛安全,防止因車輛技術狀況不好而造成的交通事故。車輛事故檢驗是交警部門為確定事故責任進行的證據收集。目前并無法律法規對事故車輛哪些情形下需要進行檢驗作出明確的規定,公安部的規章《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交通事故處理工作規范》僅僅是原則規定,因收集證據需要檢驗的,由交警部門委托有關鑒定機構進行檢驗。案涉保險條款并無明確約定“檢驗不合格”中的檢驗究竟是哪一種形式的檢驗;第二,本案雙方當事人的解釋雖均有一定道理,但“檢驗不合格”條款表述內容過于概括,意思不明確,整個保險條款并無其他條款對其該條款的內涵與外延進行約定。因為車輛“檢驗”可分為車主自檢、4S店的檢驗、年檢時行政部門指定檢測所的檢驗和交警部門委托有關鑒定機構的檢驗;“不合格”的標準也可分為按生產廠家規定、按4S店規定和按車輛管理部門的規定。

基于以上分析,因保險合同格式條款沒有明確界定何為“車輛檢驗不合格”,該合同條款按照通常理解進行解釋會確實仍然會產生兩種以上解釋,故本案適用不利解釋原則對其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的解釋,于法有據,法院據此判決保險公司承擔全部賠償責任是正確的。

 


掃一掃閱讀

  • 版權所有 廣東省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 | 禁止下載使用或建立鏡像
  • 辦公地址:廣東省茂名市油城九路5號 郵編:525000
  • ICP備案號:粵ICP備17107633號
七乐彩走势图2000期 欢乐生肖最新开奖 聚宝快3是正规的吗 玩龙虎的个人经验 河南体彩481开奖结果近200期 重庄时时彩开奖结果查 江苏时时开奖 凯撒国际娱乐平台 稳赚不爆的挂机方案 重庆时时彩稳赚软件 足球比分大赢家